科普 | 为什么化疗后我的手脚越来越“笨”—化疗后周围神经毒性CIPN
时间:2022-06-18  浏览量:475

 

张阿姨在纸上艰难而缓慢地签上自己的名字后,她有些失落:

我以前不是这样的,以前手很灵活,毛衣打得特别好,但自从化疗之后,手脚特别麻,变得很笨,这种感觉很难说清楚......

其实,在庞大乳腺癌的化疗人群中,出现类似症状的患者并不少见,但是各自的感受并不完全一致。

 

“ 拿东西的时候好像戴着手套和袜子,总感觉不自在,感觉也变得迟钝。”

“ 手脚又麻又痛,就像小针在刺皮肤,又像无数只蚂蚁在手掌脚底爬。”

“ 手脚皮肤发凉,有时脚像踩在冰块上一样冷,有时又像踩在棉花上一样没力,走路都怕摔跤。”

 

大家对这种症状的形容都不同,但在临床上有个统一专有名称——化疗相关周围神经病变(CIPN)。

 


✦  用知识武装自己,  

更加从容地应对乳腺疾病!

 

 

 01 CIPN

化疗相关周围神经病变(CIPN),也就是化疗后出现的神经系统损害症状,表现为四肢远端对称性的疼痛、麻木感和触觉异常,严重者可能累及四肢近端,伴有腱反射消失或运动失调。

 

通俗地说,CIPN的常见临床症状是——化疗后出现的手脚麻木、疼痛、感觉异常或者运动异常。

 

CIPN发生后,长期影响患者的生活质量,由于手脚感觉和运动的异常,严重的患者可能会出现肌张力下降、行动迟缓、走路不稳甚至不能行走的情况,明显增加患者发生跌倒和受伤的风险。

研究报告显示,有CIPN症状的女性跌倒的风险是没有CIPN症状女性的1.8到2.7倍,有CIPN症状的女性跌倒率为31.9%到41.5%。

为了区分周围神经毒性对人造成的影响的大小,目前常采用CTCAE分级法进行评估,分成以下5种级别:

 

 

 


如何评估“工具性日常生活活动”是否受到影响?

“工具性日常生活活动”是指人维持独立生活所必需的一些活动,根据神经科ADL量表标准,简单来说主要包括8项:使用电话、上街购物、做饭、做家务、洗衣服、服用药物、使用公交工具和理财。


*温馨提示:以上评估标准仅为参考,如出现相关症状,请及时至专科门诊咨询医生进行详细评估。

 

 

 02 几种导致CIPN的常见化疗药物

CIPN机制的研究虽已广泛开展,但到目前为止,化疗药物导致周围神经毒性的发病机制目前尚未完全清楚。

 

不同化疗药物导致周围神经毒性的作用机制和特点并不完全相同。

 

    铂类

铂类药物导致神经毒性的原因是,铂类药物影响背根神经节内细胞凋亡及抑制蛋白质合成,另外,奥沙利铂导致的急性神经系统毒性主要与累及A类有髓传入神经纤维细胞膜表面的电压门控性Na+通道有关。

顺铂和卡铂一般无用药早期神经毒性,其神经毒性与累积剂量呈正相关性,成人顺铂的累积剂量达到400-700mg/m²时会出现感觉异常,早期表现为痛性感觉异常、麻木,随着累积剂量增加,会出现振动觉丧失、共济失调,甚至感觉缺失,一般停药3-6个月后其症状可以明显减轻和消失。


值得注意的是,铂类与紫杉类药物联合使用会增加3/4级周围神经毒性的风险。

 

    长春新碱

长春新碱所致神经毒性机制:主要机制是药物导致轴索微管蛋白的结构变化,引起外周神经轴索运输系统的损伤。另一种可能机制是药物导致细胞Ca2+平衡的调节异常,导致神经高度兴奋和神经胶质细胞功能的损害,引起神经病变。

长春瑞滨导致的神经毒性表现为手部和足部对称性刺痛,长期用药后可出现下肢无力,还有极少数患者可能因小肠麻痹引起便秘,但是麻痹性肠梗阻罕见。通常停药3个月后其症状可以明显减轻和消失。

 

    紫杉类

紫杉烷所致神经毒性机制:主要与微管结构紊乱、神经元和非神经元细胞的线粒体受损等因素密切相关。

紫杉类药物主要的神经毒性是外周感觉神经毒性,主要表现为手部和足部的麻木和刺痛等,化疗几个疗程后出现并进行性加重,高剂量时可在用药24-72小时后出现,运动和自主神经功能损伤的发生率相对较低。


通常CIPN症状在停药几个月后明显改善,绝大多数轻症及中症患者于停药后6个月后症状逐渐减轻、消失,极少数重症神经毒性且疼痛明显的患者,神经毒性的恢复时间较长。

# 常用的紫杉类药物主要为四种:紫杉醇注射液、多西他赛、脂质体紫杉醇、白蛋白紫杉醇。不同紫杉类药物的CIPN发生率、缓解时间不相同。


◆ 紫杉醇外周神经毒性的总体发生率约57%-83%,约2%-33%的患者可能发生重度神经毒性。有研究发现高剂量(250mg/m²)紫杉醇引起的神经毒性,50%患者在停药后9个月内症状缓解。


◆ 多西他赛外周神经毒性与紫杉醇相似,约3%-14%的患者可能发生重度神经毒性。多西他赛引起的神经毒性平均恢复时间为9周。


◆ 白蛋白紫杉醇和脂质体紫杉醇由于特殊的药物载体,全身的毒副作用比紫杉醇更小,但是脂质体紫杉醇一过性感觉神经毒性的副反应发生率较紫杉醇高。白蛋白紫杉醇所致的CIPN发生率虽然与紫杉醇相似,但恢复更快。数据显示,白蛋白紫杉醇重度神经毒性的平均恢复时间为停药后22天。

 

 


    新型化疗药物

艾立布林作为一种新型微管抑制型化疗药物,目前主要在晚期乳腺癌中使用。艾立布林周围神经毒性的总体发生率约32%,总体发生率比紫杉醇低,其中3/4级的发生率约7.4%。

艾立布林可以单药治疗,也可以联合其他化疗药物共同治疗。临床研究数据显示,在联合用药方案中,艾立布林联合组的神经毒性的发生率较低,严重神经毒性的患者更少,患者整体生活质量较高。

优替德隆(UTD1)是新一代埃博霉素类似物,目前已应用于晚期乳腺癌的治疗。与埃博霉素类似,UTD1 主要的副作用也是神经毒性,但毒性相对较低,恢复较快。UTD1 的3级外周神经毒性发生率为 25.1%,但是未发生4级神经毒性;UTD1 神经毒性的平均恢复时间约 3周。

有数据显示,在使用多种药物治疗的患者中,CIPN 的总发病率约为30%-40%。不同的化疗药物所致CIPN的发生率有差异。

 

 

 


其中,紫杉醇、铂类、长春瑞滨等作为乳腺癌经典的化疗药物,是常见的可导致周围神经毒性的化疗药物。因此,CIPN在乳腺癌患者中发生率很高,约52%-93%。

 


乳腺癌化疗后外周神经毒性的发生率虽然比较高,但是神经毒性的症状不会一直持续,绝大多数患者的神经毒性症状是可控制且可恢复的。


当患者停止化疗后,随着时间的延长,CIPN的发生率逐渐下降;停止化疗1个月后,CIPN的发生率约60%;停止化疗6个月后,CIPN的发生率降至30%。


然而,面对如此高发的CIPN,有什么预防措施吗?如果真的出现这种情况,该如何治疗呢?我们下期分晓!

 

 

 

 

 

参考文献
[1] 周围神经病理性疼痛诊疗中国专家共识[J]. 中国疼痛医学杂志, 2020, 26(5):321-326.

[2] ASCO癌症成人幸存者化疗诱发的外周神经病变预防与管理指南

[3] Bao T, Goloubeva O, Pelser C, et al. A pilot study of acupuncture in treating bortezomib-induced peripheral neuropathy in patients with multiple myeloma. Integr Cancer Ther. 2014; 13(5): 396-404.

[4] Lu, W., A. Giobbie‐Hurder, R.A. Freedman, et al., Acupuncture for Chemotherapy‐Induced Peripheral Neuropathy in Breast Cancer Survivors: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Pilot Trial. The oncologist, 2020. 25(4): p. 310.

[5] 紫杉类药物相关周围神经病变规范化管理专家共识专家委员会.紫杉类药物相关周围神经病变规范化管理专家共识[J].中国医学前沿杂志(电子版),2020,12(3):41-51.

[6] Stubblefield MD, et al. J Natl Compr Canc Netw. 2009 ;7 Suppl 5:S1-S26.

[7] Marta Seretny. PAIN. 155 (2014) 2461–2470.

 


-本文为原创作品,转载须得授权,侵权必究-

 

 

罗思敏医生|撰文

丁林潇潇医生 尤秋婷医生|审核

常钰滢|排版

 

标签来源:化疗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广州苏逢锡专科门诊部有限公司 粤ICP备19094541号
扫码了解乳腺肿瘤最新资讯
×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