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射奥美定,真的能让胸部变美吗?
时间:2020-06-12  浏览量:1883

前言


乳房对于女性来说,是具有哺乳和美学的双重功能的。因此,也就有不少想更挺更出众的女性选择隆乳术来让自己变得更加挺拔傲人。

隆胸手术是乳房再造(比如乳腺癌术后)和纠正乳房过小的重要的手术方式。注射式的隆胸由于其手术简单、恢复快,所以备受女性青睐。但是,乳房注射式隆胸很有争议,尤其是填充材料带来了很多问题。

 


一位注射隆胸患者的遭遇


最近,苏逢锡医生团队接诊了数位接受过注射隆胸出现并发症的患者,并为其实施了注射物取出手术。为啥要大费周章地隆完再去掉呢?大家可以看一下我们在术中拍摄的几张照片(已获得患者同意且均为手术切除后的病灶组织)

 


这位患者是双侧乳房注射隆胸已经有十几年了,因为觉得胸部肿痛才来就诊,MR和B超检查发现双乳内部大量团块,还有很多都是液体的囊腔。

此时,患者左侧乳房有明显的疼痛症状,触诊感觉像是一个“热水袋”一样,内部的水样波动感非常明显,而在双乳中间的胸骨及周围皮肤,也有明显的团块隆起,硬硬的。

在做完全身的系统检查后,我们为这位患者进行了注射物取出手术,在打开胸部的一瞬间,“小米粥”一样的粘稠液体就从切口处涌出,夹杂着大量白色颗粒状物质,吸引器直接被堵死。抽吸完“小米粥,在剥离如同“钟乳石山洞””一样的包膜,好几盆盐水冲洗干净后,将注射物最大程度取净。

 


截止至2006年CFDA叫停奥美定的生产和使用,在这近10年的时间,我国约有20万女性通过PAAG注射进行隆胸。如今,并发症不断出现,包括填充材料迁移、感染、血肿、肿块,甚至广泛远端移位和感染性休克。根据临床观察,注射PAAG具有可疑导致乳腺癌的可能,导致了严重的医疗问题和社会问题。

奥美定的不稳定性和毒性,使得其并发症的治疗也变得困难和复杂。而且,巨大的商业利润驱动之下,非法生产和使用这种填充物的机构仍旧存在,近年来,甚至出现了用奥美定宣称是“人工脂肪”来伪装成透明质酸(玻尿酸)进行使用的案例。

一根注射器就能带来的丰胸效果,却需要“大动干戈”来处理并发症,并且可能存在的致癌风险,一方面让缺乏相关知识的女性被骗进黑诊所,创造“带血”的魅力,一方面也让手术医生们望“奥”兴叹,唏嘘不已。

 

 


如果你有,尽早取出


奥美定的主要成分是聚丙烯酰胺,这种高分子聚合物(可以理解成塑料)本身无害,但其降解后的聚丙烯酰胺单体已被世界卫生组织归类为可以致癌物。而PAAG本身可溶于水,注射后在体内形成的包膜往往比较松散,很难固定在位,就会出现注射物到处“游走”的问题。

而在游走过程中,如果出现感染,感染也会随其广泛扩散,当感染破坏了皮肤后,可以形成慢性窦道,且可以长期存在。症状严重的患者有时会全身感染,导致威胁生命的败血性休克或败血症。

在怀孕和哺乳期,乳房内压力由于乳房的生理变化而增加再加上婴儿吮吸时产生的负压,容易诱发和加重乳房感染的症状,可以迅速发展为乳房脓肿。PAAG和脓液甚至流入乳腺导管,这个对母婴健康构成严重威胁。

根据注射物的集中程度,注射隆胸可以分为3种类型。

 

图片引用自参考文献1


I型(原地不动):填充物集中在乳房组织后间隙,周围形成单一的囊腔,并且未出现移位;
II型(乳房内动):填充物散布在前胸壁的不同层面内,包括乳腺组织的后间隙、腺体内、皮下
组织以及胸壁的肌肉内),但无移位;
III型(全身游走):部分填充物从原注射部位移位至其他位置,包括腹壁、外侧胸壁和背部、甚至更远的上腹部、会阴部。

注射早期的女性朋友,如果注射“师傅”技术比较靠谱,“小米粥”都在乳房腺体之后,胸大肌前的那个间隙里,就还在I型,此时手术取出的难度比较小,取出后乳房形状通常只是变小,不会产生很大的影响。

而注射时间比较久的患者,或者注射“师傅”手法本身比较随意奔放,大部分都出现了注射物在乳房内的游走,形成很多注射灶,手术难度会有所增加,而且术后难免会有一些部分因为注射物被取出而变得“坑坑洼洼”。

如果注射物大范围游走,此时手术的难度就非常大,无法完全清除干净,就像是人为制造了一个全身转移的“肿瘤”,不仅影响美观,而且是个定时炸弹,严重威胁患者的身体健康。

目前,我们进行的“灭奥”手术的患者,大多数都是10几年左右的患者,也基本都是与II型,在这里,劝各位进行过奥美定注射隆胸的朋友,尽早取出这个“炸弹”。

 

 

 

灭奥手术与重建


目前,针对注射隆胸的患者,采取的主要方式仍旧是取出注射物,充分冲洗,并切除包膜。对于I型患者可以使用内窥镜或选择开放方式去除去填充物和填充物表面的包膜。从乳房下皱褶、乳晕周围或腋下切口(需要在内窥镜辅助下),然后仔细分离至填充物包膜表面。在取出注射物病切除包膜后,会放置引流管,并把整个胸壁加压至少一周,促进腔体的闭合。

而针对II型和III型的患者,由于注射层面不清,不建议进行腔镜手术,开放手术能更好地照顾到各个位置的注射物。在最大限度清楚注射物的同事,还应充分冲洗,把可以病变的肿块和周围变形的组织一并送病理检查。如发现明确感染,需要进一步的处理,并进行抗感染治疗。对于II型的患者,苏逢锡团队为了追求最大程度的清除皮下以及腺体内散在的注射物,通常会在彩超引导下先注入生理盐水,溶解后将其吸出。

此外,在取出注射物后,“毁容”的乳房也可以通过其他方式进行重建。一般来说,我们推荐的有两种。

1)硅胶假体
植入使用假体时,一般原则是植入假体的入路应该不同于填充物清除的入路,无论是I期还是II期植入假体。例如,如果去除填充材料是通过乳晕切口,那么植入假体则选择通过腋窝切口进行或者乳房下皱襞切口。

如果植入通过原术切口进行,残留PAAG可能会被带入新的手术野并引起感染等问题。放置假体时,首选胸大肌下的平面,以避免假体与残留物水凝胶接触从而减少感染的机会。

一些病人的胸大肌以及与附着于胸骨的软组织受到严重的损伤,对于这类患者,可以使用脱细胞异体真皮修复局部组织,重塑乳腺的下折叠,并为假体提供更强的支撑。

2)自体脂肪移植
自体脂肪由于其容易获得和持久效果,目前已成为最常用的乳房填充材料,许多研究也证明了自体脂肪能有效且安全地用于乳房轮廓修整以及乳腺癌术后的乳房重建中。但由于在清除PAAG后注射自体脂肪除具有较高的感染风险高,因此,除了包囊完整的I型患者,其余的均建议在清除PAAG后3-6个月后进行。

自体脂肪移植的优势是其能修复PAAG去除所引起的各种乳房的外观的变形。脂肪注射可能需要重复几次。两次注射之间至少应间隔3个月。通常,移植的脂肪量为每侧150-200 mL。通常使用多层面、多通道的注入方法。

 


结语

 


追求美丽是每个女性的权利。我们要提醒大家的是,无论是何种方式,追求美的前提,一定是健康。

一个奥美定,已经让十几万女性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求美者需要擦亮眼睛,辨别美容陷阱,才能在追击美的同时,保证健康和安全。

 

参考文献:
1. Rui Jin. Xusong Luo. (2017) Complications and Treatment Strategy After Breast Augmentation by Polyacrylamide Hydrogel Injection: Summary of 10-Year Clinical Experience. Aesth Plast Surg DOI 10.1007/s00266-017-1006-9
2. Broder KW, Cohen SR (2006) An overview of permanent and semipermanent fillers. Plast Reconstr Surg 118(3S):7S–14S

 


撰文:吴建南教授
      包浩世医生
编辑排版:谭熙
校对:尤秋婷医生
       陈怡医生

标签来源:乳房重建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广州苏逢锡专科门诊部有限公司 粤ICP备19094541号
扫码了解乳腺肿瘤最新资讯
×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