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 | 痛!痛!痛!乳腺癌患者内分泌治疗后关节疼痛怎么办?
时间:2022-08-21  浏览量:350

 

很多的乳腺癌患者在治疗过程中都会出现不同程度的关节疼痛、关节僵硬等,这些不适感严重影响患者的生活质量,今天我们就来说说乳腺癌内分泌治疗所引起的关节痛。

 


✦  用知识武装自己,  

更加从容地应对乳腺疾病!

 

 


不要轻易停药!

 

 

 

芳香化酶抑制剂AI(包括来曲唑/阿那曲唑/依西美坦等)是激素受体阳性乳腺癌患者内分泌药物的重要组成部分。

 

研究表明,内分泌治疗可将激素受体阳性乳腺癌患者的复发风险降低40%,死亡风险降低30%。

 

通常人们认为,AI药物的不良反应较少,耐受性较好。但其实AI已被证实会引起肌肉骨骼症状的并发症,包括关节痛,肌痛,关节僵硬,肌腱病以及骨量减低等等,从而导致患者生活质量下降和频繁停药等。

 

研究报道,在AI用药期间有接近50%的女性会经历关节疼痛,高达20%的女性因为无法耐受关节疼痛而停用AI药物,而停用内分泌药物会大大增加乳腺癌的复发风险。

 

 

研究表明,完成推荐内分泌治疗的乳腺癌患者疾病复发率11%,而停用内分泌治疗的患者疾病复发率为20%。

 

 

 


芳香化酶抑制剂诱导关节痛(AIA)的定义

 

 

目前尚缺乏对AIA定义普遍接受的共识,但可参考2013年Niravath提出的一项诊断标准,要求确诊AIA的患者需满足所有主要标准和至少三个次要标准。

 

 

主要标准

• 目前正在接受AI治疗

• 自开始 AI 治疗以来出现或恶化的关节疼痛

• 关节疼痛在停止 AI 治疗后 2 周内改善或消退

• 恢复 AI 后关节疼痛复发

 

 

次要标准

• 对称性关节疼痛

• 手和/或手腕疼痛

• 腕管综合征

• 握力下降

• 晨僵

• 活动后关节不适改善

 

 

 


不同的芳香化酶抑制剂

诱导关节痛的程度不一样吗?

 

 

多项研究均表明,三种AI(依西美坦、阿那曲唑和来曲唑),这些药物之间的关节痛发生率没有显著差异。

 

但他莫昔芬已被证明其相较于AI来说,关节痛的发生率更低。

 

ATAC研究中,应用阿那曲唑治疗的乳腺癌患者有36%出现关节痛的症状,而只有应用他莫昔芬的患者只有29%出现此类症状。

 

 

 


替换不同AI药物可以改善关节痛吗?

 

 

# 2012年JCO杂志上发表的一项多中心研究表明,早期乳腺癌患者辅助应用AI(来曲唑或依西美坦)有接近1/3的患者因为不良反应过早停止内分泌治疗,超过70%的患者停药是因为肌肉骨骼症状。

 


而换用另一种AI(来曲唑→依西美坦或依西美坦→来曲唑)时,39%患者可耐受不良反应继续AI治疗,中位时间13.7个月。

 

# ATOLL研究中有179名因肌肉骨骼症状而停用阿那曲唑治疗的乳腺癌患者换用来曲唑治疗,结果显示6个月后72%患者仍在持续治疗。

 


但74%的女性在来曲唑治疗6个月后仍有明显的关节痛。只有15%的人在来曲唑治疗6个月后没有报告任何关节不适。

 

虽然目前转换AI药物对于肌肉骨骼症状改善的原因尚不清楚,但其简单的做法可能给部分乳腺癌患者带来生活质量的改善。

 

同样,AI换用为他莫昔芬,可能会显著改善患者的关节痛症状。然而,改用他莫昔芬之前,在比较理想的情况下,还是建议完成至少2年的AI治疗,且需要衡量换药所带来的获益和风险。

 

 

 


AI相关骨关节炎有哪些治疗方法?

 

 

 

虽然目前仍然缺乏AI相关关节痛治疗的共识,但小编综合了目前几项关于AIA的有关研究及指南建议。


可从以下三个方面来在日常生活中管理及缓解关节痛:

 

 

 

生活和运动干预

 

1. 避免长时间跑、跳、蹲,同时减少或避免爬楼梯、爬山等。

2. 减轻体重。

3. 可选择散步、瑜伽、太极和水上运动等锻炼方式。

 

 

药物治疗

 

1. 局部外用非甾体抗炎药(NSAIDs)或口服非选择性NSAIDs和选择性环氧合酶2抑制剂为一线药物选择。

2. 更换AI药物种类或换用为他莫昔芬可能对缓解关节痛有一定益处,但这需要您的肿瘤科医生进一步评估。

3. 对于长期、慢性、广泛性疼痛和(或)伴有抑郁的 OA 患者,可以使用度洛西汀等抗焦虑药物。

 

 

补充替代治疗

 

1. 针灸或许可改善患者的关节痛症状,但需要更多的证据来证实。

2. 氨基葡萄糖和硫酸软骨素是常见的缓解症状的慢作用药物。但真实情况是:有的人吃了很管用,有的人吃了没效果,目前的证据级别并不高。

 

 

 

参考文献

 

[1] Niravath P. Aromatase inhibitor-induced arthralgia: a review. Ann Oncol. 2013 Jun;24(6):1443-9.[J]. 外科理论与实践, 2019, 24(05): 400-405.

[2] Henry NL, Azzouz F, Desta Z, et al. Predictors of aromatase inhibitor discontinuation as a result of treatment-emergent symptoms in early-stage breast cancer. J Clin Oncol. 2012 Mar 20;30(9):936-42.

[3] Marsden J, Marsh M, Rigg A; British Menopause Society. British Menopause Society consensus statement on the management of estrogen deficiency symptoms, arthralgia and menopause diagnosis in women treated for early breast cancer. Post Reprod Health. 2019 Mar;25(1):21-32.

[4] Roberts KE, Adsett IT, Rickett K, Conroy SM, Chatfield MD, Woodward NE. Systemic therapies for preventing or treating aromatase inhibitor-induced musculoskeletal symptoms in early breast cancer. Cochrane Database Syst Rev. 2022 Jan 10;1(1):CD013167.

 

 

 

 

 

 

 

蔡阳阳医生|撰文

丁林潇潇医生 尤秋婷医生|审核

常钰滢|排版

 

 

-本文为原创作品,转载须得授权,侵权必究-

标签来源:内分泌治疗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广州苏逢锡专科门诊部有限公司 粤ICP备19094541号
扫码了解乳腺肿瘤最新资讯
×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