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腺癌|二代基因测序:我到底测了些什么?
时间:2021-05-15  浏览量:2462

近年来,乳腺癌的发病率逐年攀升,发病人数和死亡人数的增加也让人看得不寒而栗。

 

2019年,我国乳腺癌新发病例数约为32万,其中浸润性癌患者26万,原位癌患者4.8万,死亡人数高达7万人。

 

截至现在,2020年的数据显示,我国新发乳腺癌数量高达41.64万人,死亡人数更是达到了11.72万人。

 

 

乳腺癌已经击败肺癌,
成为威胁女性健康的头号杀手!

 

乳腺癌治疗的历史记载时间其实不算很长,而发展最快的是最近20年。随着现代医学的发展,循证医学的兴起,个体化精准治疗时代也逐渐成为肿瘤治疗的主流,基因检测也逐渐从一个“噱头”变成了医生手中的利器。

 

目前,整个医疗行业中,基因检测的数量非常多,种类繁杂,很多患者朋友跟我们说这些东西根本看不懂,眼花缭乱,一头雾水。

 

在乳腺癌领域,除了主要以检测复发转移风险的基因检测被写入了NCCN指南。

 

→点击此处,查看《乳腺癌|要不要做化疗?让基因检测来帮助判断》

 

目前最新、最前沿,也最有潜力的,当属二代基因测序(Next Generation Sequencing, NGS)。今天,我们就来说说它到底检测的是什么。


 

二代基因测序,测什么?

 

二代基因测序(NGS)是通过对实体瘤患者组织标本的DNA测序,来确定基因突变,为临床提供诊疗指导信息。当前,NGS的临床应用已经趋于成熟,大大改变了乳腺癌专科的诊疗模式。


 

肿瘤的诊断诊疗大致经历过三个阶段:肿瘤分期、分子分型及精准治疗时代。

 

⋙最开始,医生是通过乳腺肿瘤大小、转移情况等信息进行分期,通过不同的诊疗手段治疗早、中、晚不同分期的肿瘤。

 

⋙后来,随着免疫组化的应用,医生可以通过了解肿瘤细胞表面的受体分子,识别乳腺癌的类型(及分子分型),进行相对精准的治疗。

 

⋙而现在,医生可以利用患者肿瘤标本进行NGS检测,通过检测可以得知肿瘤细胞隐藏在基因中的更深层次的信息,这些信息往往预示着肿瘤一些潜在的进展和复发风险,同时也就意味着我们有了更精确的针对措施和靶向药物的作用位点。

 

→点击此处,查看《转载|苏逢锡教授团队研究亮相SABCS,揭示中国乳腺癌患者的基因图谱 | 2020 SABCS》

 

以苏逢锡教授团队针对乳腺癌所作的基因检测结果举例。乳腺癌最常见的突变基因和通路中,ERBB通路、PI3K/AKT/mTOR通路、BRCA1/2等都是有对应的治疗药物可以考虑使用的。

 

此外,越多的突变基因出现,往往也预示着复发转移风险的增加,需要加强治疗。
因此,二代测序带给我们的,就是更加精准的定位,就像是一个雷达一样,为我们标志出肿瘤细胞的弱点,方便我们在保护好自身的同时,更加精准的打击、消灭肿瘤细胞。

 

同时,一些基因突变与遗传有关系,如果在二代测序中发现了体系突变,也能指导是否需要检测患者及亲属的胚系突变,确定是否与遗传相关,对基因突变来源及是否影响后代也有指导作用。


 

F1是个什么检测?

 

F1检测的全名是FoundationOne CDx,是首家美国食品药品监督局(FDA)批准的肿瘤NGS检测,覆盖具有临床意义的324个基因,包括4种突变类型:碱基置换突变、移码突变、插入突变和缺失突变,34个内含子及两个基因标志物TMB/MSI(微卫星不稳定状态,MSI与肿瘤突变负荷,TMB)。

 

截止至2020年10月31日,FoundationOne CDx已获批8种肿瘤类型(2个泛瘤种)、16种肿瘤标记物的20+项FDA批准靶向疗法。


 


 

在乳腺癌的诊疗中,目前常用的综合治疗手段包括手术、化疗、靶向治疗(抗Her-2等)、放疗和内分泌治疗,使用与否都是基于患者临床情况和免疫组化的分型。

 

而在实际临床应用中,会出现一些比较特殊的情况,比如:

 

-新辅助化疗效果并不明显甚至病情出现进展

-抗Her-2双靶治疗后仍旧在短时间内出现复发转移的情况

-激素受体阴性患者缺乏后续治疗手段

 

等等,都是目前临床诊疗中的难题。


 


 

而F1检验的目的,就是在常规治疗手段进行的同时,寻找更加适合于患者的个性化治疗方案,加强治疗效果,降低复发转移的风险。

 

也就是在常规标准化治疗的基础上,用上针对自身肿瘤弱点的有效药,让治疗方案更加个体化。

 


NGS在临床应用中
一个非常成功的案例

 

这位患者找到苏教授团队的时候已经属于局部晚期,肿瘤巨大,腋窝淋巴结转移严重,腋窝处的巨大肿物鼓起如同夹着个皮球。

 

在穿刺病理活检明确分型后,按照常规标准化的方案化疗后,前两个周期都没有明显变化。为了寻求更符合肿瘤自身特性的治疗方案,取肿瘤穿刺标本完成F1检测,结果提示TMB为 10,提示患者可能适合免疫治疗。

 

在第三次化疗同时加入“PD-1抗体”的免疫治疗后,肿瘤就像气球撒气一样肉眼可见地缩小,并在完成全部新辅助治疗后顺利手术。


 

哪些人需要做二代基因测序?

 

用苏教授的话来说:

        也许每一个乳腺癌患者都可以做!

 

尽管乳腺癌是一个治疗效果相对比较好的恶性肿瘤,但其性质决定了它势必存在复发转移的风险。

 

针对不同分型的患者,我们也给出大家不同的参考意见。

 

01、三阴性乳腺癌(TNBC)


 

目前,三阴性乳腺癌仍旧就是所有乳腺癌分型中预后最差的一类,因为治疗靶点的贫乏,其主要治疗手段仍旧局限在手术和化疗上,缺乏更多有利的补充。

 

而TNBC的潜在治疗靶点,包括PI3K/AKT/mTOR、BRCA1/2等,都包含在整个基因检测的内容之中。TMB也可预测免疫治疗疗效。


 


▲所有已知实体瘤的相关驱动基因,为三阴乳腺癌治疗提供新方向

 

随着研究的推进和新药物的研发,三阴性乳腺癌终将被攻克。

 

 

02、Her-2阳性乳腺癌

 

此种类型的乳腺癌曾经也是预后较差的一种类型,其侵袭性较强,复发转移的几率也相对较高。

 

但随着靶向药物的出现,单靶双靶不断升级,Her-2阳性乳腺癌的预后也有了很大的提升。而在此基础上,仍有部分患者在早期就复发乃至转移。

 

抗HER2治疗原发性与继发性耐药、不同药物精准获益人群问题仍有待探索,NGS检测无疑为这些问题的解决提供了便捷有效的手段与方法。


 


 ▲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的全程管理路线


 

FoundationOne CDx可以帮助这类患者明确驱动基因变异、原发性/继发性耐药基因变异,预知耐药并提前调整药物,评估预后。

 

03、激素受体阳性患者(ER、PR+)

 

激素受体阳性患者的预后一般相对较好,而患者最需要担心的就是在长期内分泌过程中的耐药问题。尽管对于晚期患者已有CDK4/6抑制剂可以选择,但仍有一半患者疗效不佳。

 

通过NGS检测或可指导HR+/HER2-患者接受更精准的治疗。

 

HR+/HER2-乳腺癌患者进展较慢,多数经历多年多线治疗,其治疗决策因素复杂(患者年龄、ECOG评分,肿瘤负荷,内脏转移,辅助治疗类型等)。

 

同时,治疗药物的选择性也比较多,FoundationOne CDx可以帮助这类患者优化治疗药物选择。


 


▲ER+/HER2-患者治疗方案优化决策示例


 

  
总 结

 

乳腺癌的诊疗已经在精准治疗的路上越走越稳,NGS检测带来的全新的信息和治疗靶点,也给了患者更多的选择,更长远的生存希望。

 

 

参考文献

[1] 顾秀瑛, 赫捷. 2015年中国恶性肿瘤流行情况分析[J].中华肿瘤杂志, 2019, 41(1): 19-28.
[2] 江泽飞, 李健斌, 李峰. 乳腺癌治疗决策:经验到循证:精准到智能[J]. 中国实用外科杂志,2018, 38(11):11-15.
[3].Slamon D, et al. N Engl J Med. 2011 Oct 6; 365(14): 1273-83.
[4] Swain SM, et al. Lancet Oncol. 2013 May;14(6):461-71.
[5] NCCN临床实践指南: 乳腺癌. 2020. V6.

 

 

包浩世医生|撰文
尤秋婷医生|审核
常钰滢|排版
苏逢锡专科门诊部|图源

标签来源:基因检测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广州苏逢锡专科门诊部有限公司 粤ICP备19094541号
扫码了解乳腺肿瘤最新资讯
× close